文章網 » 故事 » 情感故事 » 俗人張三

                      俗人張三

                      當我寫下“張三”這個姓名時,我在糾結,我是應該寫他以前的姓名好呢還是寫他現在的姓名好呢?,最終我還是寫下了他現在的姓名“張三”,沒有寫他以前的姓名“張鑫”。

                      我有時候覺得我的神經也有點問題,也就是說我精神有點問題,如果我的精神沒有問題,我為什么要糾結寫張三現在的姓名還是寫他以前的姓名呢?隨便寫好了,反正寫他哪一個姓名對于不認識他的人來說,也就是電影電視劇中的路人甲路人乙而已,寫什么姓什么名都是無所謂的,沒有人會關心這個。

                      這個姓名叫“張三” 的人,其實他也沒有什么可寫的,他就是我的一個普通的鄰居罷了。我之所以要寫他,一是因為他認為他是我的朋友,既然他這樣想了,我對他總要有所“回報”,我就勉為其難地成為了他的朋友。二是因為我在單位里也是閑得沒有事做,為了打發時間,我才寫下了這個故事。不過,說真話,我現在已經覺得,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人,是一個很值得交的朋友。

                      在很多年前,我還在讀小學,我和張三是同班同學。我那時候是看不起張三的,因為我覺得我和他有差距:我家比他家有錢,我父親母親都是鎮上工廠里的工人,父母每個月都有工資發,我能有零用的錢,而張三他家的父母都是農民,他在學校里沒有零用的錢。每一次我在學校里買零食吃時,他都會向我討要,我的內心其實是不想給他吃的,可就因為他是我的鄰居,我要天天和他一起玩,我又不好意思一點都不不給他,也就勉強給他一點點;我看不起他還有一個原因,那是我最得意的地方:我的學習成績比他好,他經常被老師體罰,而我經常被老師表揚。

                      那時候,我覺得,我和他就是兩個層次的人,我比他高貴,我不應該和他一起玩,我應該找一個和我家庭經濟差不多,學習成績也差不多的人一起玩,這樣我們才有共同語言,玩得才能開心。可我找遍了整個學校都沒有找到一個能和我一起玩的人。有幾個家庭經濟和我家差不多的人,他們的父母也都是鎮上工廠里的工人,他們的學習成績也和我差不多。可他們不是因為和我不是一個班級,不是一個年級的,就是因為他們家離我家遠,不具備一起玩的條件。當然了,也有個別看不上我的,不愿意和我這種人一起玩的。我找來找去還是沒有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一起玩的對象,如此,我不得不繼續和張三一起玩,一直玩到小學畢業。雖然我和他天天在一起玩,可我內心真的還是看不起他的,我覺得他就不夠格和我這樣優秀的人一起玩。

                      很多年后,我大學已經畢業了,我有了工作,有了女朋友。我帶著我女朋友回老家過年,當我看到張三的時候,他也看到了我。他會很熱情地招呼我,讓我到他家去玩。可我是不愿意到他家去玩的,因為他家里很臟,一貧如洗,什么也沒有。因為他家沒有錢,他當然也就沒有女朋友了,沒有人愿意嫁給他,也就更談不上結婚生子了。

                      張三就讀了個小學畢業就不再讀書了,因為他的成績差,他家里又窮,他的父母看他也不是一塊讀書的料,也就不讓他再讀下去了,就讓他跟著他們一起種地。

                      張三小學畢業后,他覺得他的姓名“張鑫”筆畫太多,寫起姓名來麻煩,他想改了他的姓名。他頭腦一熱就跑到了派出所,他問了戶籍民警,問他可不可以改他的姓名。民警告訴他說,姓名是可以改的,但他一個人來是不行的,要他帶著他的父母一起來才可以改姓名,或者就是要等到他長到十八歲后才可以單獨到派出所修改他的姓名。

                      誰都沒有想到的是,張三長到了十八歲后,他真的到派出所把他的姓名給改了,他把“張鑫”改成了“張三”。如果不是他的姓不可以修改,他連他的姓都修改成好寫的字了。他當年也哭著鬧著要他父母帶他去派出所修改姓名的,可他的父母不肯,還打了他一頓。他要修改姓名的計劃在當年就沒有能實現。他之所以要修改他的姓名是因為他覺得他家窮,他又不是富人,姓名上要那么多金做什么?還有,他覺得,我的姓名“衛生”好寫,家里又比他家富裕,這都與姓名有關系。我在學校里經常能有零用的錢,他很羨慕我,所以他覺得他改了姓名,從此他家就能走好運了,就有錢了,他的腦子也就能變聰明了,一切都會變好起來的。

                      幾年前,我還在大學里讀大四,我的父親因為家里有事打電話給我時,父親順便告訴我說,張三的父母在那一年里都死了,死于疾病。張三把家里能賣的東西都賣了,就剩下了三間空房子,可賣東西的這些錢也沒有能留住他父母中的一個,還因為他父母的病,他欠下了他親戚很多的錢。大家都說,也不知道他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把這些錢還給他的親戚呢。父親告訴我說,他也借了一千多元給張三,還有不少的鄰居都借錢給張三了。父親說,他也不想讓張三還他這個錢了,他就當做了一次好事。

                      去年,聽父親告訴我說,張三把欠我家的錢都還給我家了,父親說不要他還的,可他還是還了。我還聽父親說,鄰居借給他家的錢,張三也都還了,就差他親戚的錢沒有還了。父親說他出去打了一年的工就還了這么多的錢,還從外地帶回來一臺舊電腦。

                      讓我最為意外,最為驚訝的倒不是張三把欠別人的錢慢慢地還了,他的人品怎么樣,而是去年年底我回家過年遇到他時,他告訴我說,他現在變得比以前聰明了,他現在都會寫作了,他還學會了寫長篇小說。他還告訴我說,他修改他的姓名不僅僅是因為他迷信姓名越簡單他就會越聰明,他家里就會越富裕的原因,而是他要修改姓名的真正原因是,他那時候覺得他的姓名筆畫多,難寫,他能少寫幾筆就盡量少寫幾筆,他怕寫字。

                      張三就讀了一個小學畢業,他的學習成績還那么差,他那么怕寫字的一個人,現在卻學會寫作了,這不得不讓我感到詫異,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怎么可能的事呢?因為我不相信他說的話的緣故,他把他寫的作品非要讓我看,我看了之后,我又不得不相信他真的學會了寫作,而且寫得還不是一般的好,他發在網上的小說、詩歌、散文、雜文都很受讀者歡迎,點擊量很高。

                      可讓我為難的是,張三讓我幫他想想辦法,幫幫他的忙。他說,他怎么樣才能把他的作品發表在全國各大報刊雜志上去?怎么樣才能出書?怎么樣才能讓他出名?他的一連串的問題,我真的被他難住了。我對他說:你要想出名,想讓你的作品發表在全國各大報刊雜志上,你就請編輯吃吃飯,喝喝酒,不要稿費,甚至再拿出點錢來送禮,這樣你不就能發表你的作品了嘛!我還對他說,你最好是成為作家協會的成員,如果他們不讓你參加,你就送點禮給作協主席,再拉兩個作家幫你推薦一下,大不了請他們到飯店里吃上一兩頓飯罷了。可張三聽了我的話把我丑罵了一頓,罵得我是臉紅耳赤。

                      張三對我說,不要說他現在沒有錢,就是他哪一天有錢了,他也不會去做這樣的事。他說他現在可是個文人,他是有文人的骨氣的,他怎么能那樣去做呢?那樣做不就丟了文人的臉面了嗎?他還告訴我說,一年前,他在一個文學網站上看到一個作家顯擺他出的幾本書,他看了后很是氣憤,覺得那個作家丟了文人的臉,都是他自己掏錢出的書,這樣出的書有什么好顯擺的?他還告訴我說,他雖然現在在文壇上什么身份、什么頭銜都沒有,他說他會有的。他說他也想過,他要弄一個什么作家協會會員的身份、頭銜。可那狗屁作家協會會員的頭銜也不好弄。他說,人家那狗屁作協有規定,參加作協的作家必須出過幾本書或在全國各大報刊雜志上發表過一定數量的作品,不然什么都免談。他說,看上去作協的這些規定冠冕堂皇的,其實就是個狗屁規定。他說,有很大一部分出了書的狗屁作家,他們的書都沒有人看,寫了也是白寫,寫了有人看有人喜歡那才算是好書。

                      我在他家即將要離開的時候,他送我到他家門口時,他最后嘆了一口氣說:哎!看來還是要向潛規則低頭,自己出錢去出幾本書,只有這樣才能混進作家協會,才能和那些俗人混成一片,才能有他想要得到的利益。

                      我聽了張三最后的話,我是又要生氣又要發笑。他明明就是一個俗人,他還要裝清高,這不是很累嗎?他又想得到他想的利益,又不愿意和他認為的“俗人”打成一片,他怎么去完成他的心愿? 我離開他家到了我自己的家里后,我想,他或許就是因為他現在沒有錢出書才裝清高的,他這就是虛偽,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罷了。如果等他哪一天有錢出書了,或許他也和那些出書的作家一樣,他自己掏錢出書,這樣他也就和那些作家一樣能顯擺顯擺了,用現在的流行語來說,他也會和那些他現在看不起的人一樣“裝逼”的。

                      我說我現在認為他是一個很有趣的人,也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人,是一個很值得交的朋友是因為有一兩件事讓我對他改變了對他的刻板印象。我以前真的是看不起張三的,我也不愿意到他家去玩,我覺得他家里很臟,他家里的氣味很難聞。可我就因為這兩件事,我和他真的成了朋友。不過,我雖然和他成了朋友,我還是不愿到他家去玩,只讓他到我家和我一起玩。

                      今年春節過后,就到我要上班的前幾天,天下了一場很大的雪,大雪封住了我去向我們鎮上的公路。我要到了縣城后才能乘坐長途車到我的單位。 單位有要緊的合同要我去完成,如果耽誤了,我就會給單位造成很大的損失。

                      因為雪下了一直不停,雪下了三天后好不容易才停了下來。不要說要到鎮上去乘車到縣里了,就是到鎮上都是不可能的事,因為我和我女朋友兩個人有很多的行李要帶,單單家里給我們的土特產就已經裝了一大包了,還有換洗的衣服、鞋子兩大包。年前回來時,我把我和我女朋友很多的衣服鞋子都帶回來了,如果不帶過去,到了單位后就要買新的,這可不是一小筆錢。

                      我想,如果我到了鎮上,鎮上到縣城的路或許有人已經把雪掃了,車子也可以通行了,我們就可以順利地按時到達單位了,我也不會給單位造成很大的損失了。

                      我們年底回來時,是父親開著我叔叔的三輪摩托車把我們從鎮上拉回到家的。現在那么大的雪,雪大約有半米還深一點, 三輪摩托車是沒有辦法再開了。我們要帶著那么多了東西,怎么也到不了鎮上的車站。正當我和我的女朋友以及我的家里人心急如焚時,張三出現在了我的家里。他說,雪下的這么大,衛生什么時間去單位上班?今年衛生可能要在家里耽誤幾天了。

                      我聽了他的話沒有覺得他是替我和我女朋友擔心,我只覺得他是在幸災樂禍。我雖然沒有對他罵出口,可我在心里已經罵他很多遍了。他的話讓我更加的看不起他,對他站在我的家里都覺得他是對我的侮辱。

                      他的話說出口后,他頓了頓,然后從他的口袋里掏出一包“大前門”的煙。他從煙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又從另一個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把叼在嘴里的煙點了起來。他吸了一口煙后說道,不知道衛生嫌棄不嫌棄牛拉雪橇難看,如果不嫌棄牛拉雪橇難看,我倒可以把他們送到鎮上去乘車。

                      我聽了他后面說的話后,就好像一個即將沉入水底的落水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我的眼睛立即就亮了,忙說道,不嫌棄,不嫌棄,只要可以走,什么樣的工具都可以。

                      當我和我女朋友乘坐張三的牛拉雪橇到了鎮上之后,才知道鎮上到縣城的這條路上的雪根本就沒有人掃過,路上就好像被一層半米多厚的白色棉被蓋著一樣。我看著這條唯一通向縣城的公路絕望時,又聽到張三說了一句:好了,不要猶豫了,再猶豫我到天黑就趕不回來了,我送你們到縣城!

                      縣城到鎮上有一百幾十里路,用我們到鎮上花去的時間和里程計算,我們到縣城大約需要花上六個小時左右。我和我女朋友都不好意思再讓他送我們到縣城了,因為他送我們到縣城后,他回來時,天應該早就黑了。再說了,不要說這么深的雪了,就是沒有這么深的雪,牛一下子跑這么多路牛也吃不消。可他還是勸我和我的女朋友快速地坐上了他自己做的雪橇。他的一聲吆喝,老牛拉著雪橇向縣城的方向吃力地走著。

                      快要到縣城的時候,我們遠遠就看到前面路上的積雪已經被掃清干凈了,已經有等著做生意的三輪摩托車等在那里等生意了。可就在我們前面不遠處大約幾百米的樣子,那里聚集了很多的人。好像那些聚集在那里的人他們都在看熱鬧。當我們趕到那里時,我看到一個大約十一二歲的小女孩站在一個癱坐在地上的老頭的身邊哭著。老頭正在央求他周圍的人,讓他們幫他送他到醫院,或者幫他給他的家里人送個信,就說他的腿被車子撞壞了,不能走了,要他家里人抬他回去。 可任憑老頭求了周圍人半天,也沒有一個人說要幫他,更不用說有人自告奮勇地要幫他們爺孫倆了。

                      如果我和我女朋友不是因為急著要去單位,我們或許會幫他們爺孫倆的。我和我女朋友和張三三個人在旁邊看了看,我真的想說,你們誰有空就幫幫他們爺孫倆吧,可我想說的話又沒有說出口。因為我自己又幫不了他們爺孫倆,我說了后反而會引起別人說我沒有愛心還假裝好人,所以我什么話也沒有說得出口。正在這時,我的衣服被張三拉了幾下,他把我拉到人群外面對我說,你們自己去車站吧,我想把這個大爺送到醫院。

                      我聽了張三的話,我還在愣著,他已經抱起大爺上了他的雪橇。牛是不允許拉著雪橇在城市里的道路上行駛的,如果警察看到了是要罰款的,可他什么也不顧及了,他坐著雪橇甩了一下他手中的牛鞭子,帶著那爺孫倆一路向縣醫院飛奔。我和我女朋友又叫了一輛三輪摩托車向車站開去。

                      我和我女朋友到了車站后,我問了問車站的售票員,售票員告訴我說,車站晚上有一班到我單位那個城市的長途車。我看離開車的時間還很長,要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我就去縣醫院看了看。那爺孫倆已經住在了病房里,而我卻沒有看到張三,后來我問了那爺孫倆。老頭說,張三已經去他們家找他們的家人了,牛栓在醫院的一塊空地上,抵押在醫院,這才能讓他住在醫院里先用藥。

                      我到醫院后又等了大約一兩個小時,還是沒有見到張三回到醫院。我怕我女朋友擔心,我又怕耽誤了我們上車去單位的時間,所以我等不到張三回到醫院我就離開了。

                      后來我聽我父親告訴我說,張三第二天六點多鐘,天剛剛要亮的時候才趕到家的,他到家后向我父親報了個平安就回去休息了。 就因為這一兩件事,從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看不起張三了,我和他真的成為了朋友。

                      江苏福利彩票 4255a.com | www.974674.com | 3936k.com | www.wn2048.com | www.44118p.com | www.473552.com | 998d.cc | www.du0005.com | www.9478n.com | 116060.com | www.xpj1808.com | www.371m.cc | 53262ww.com | www.87p333.com | www.6364i.com | 80036.com | www.xpj0978.com | www.5441d.com | 87621.com | www.vns998.com | www.30350h.com | 7196h.com | 33115jj.com | www.4102e.com | ms38648mm.cc | www.6033i.com | www.02737.com | 7920.com | www.6491m.com | www.588904.com | 1077www.com | www.i30226.com | www.21202l.com | hg1818.net | www.77731b.com | www.335248.com | 7792m.com | www.798344.com | l2894.com | www.48163.com | www.50064h.com | 66671g.com | www.74109f.com | www.gyfc9.com | wuxixhh.com | www.922424.com | vipdz88.com | www.32666r.com | www.668679.com | 66090022.com | www.hg9801199.com | www.72211.com | aobo45.com | www.huidasj.com | www.055123.cc | 83086k.com | www.j3410.com | 1775uu.com | www.55scweb.com | www.39957d.com | 4995r.com | www.4996sx.com | 6396.com | www.7025n.com | www.c4527.com | 33599jj.com | www.47506p.com | 5528839.com | www.76188.com |